澳门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前尘网事

[复制链接]

2205

主题

2205

帖子

6670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670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前尘网事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为什么电脑总是黑屏?为什么?左小纹在把重起二十一次后,愤愤的抓起手机,苍蝇,你给我马上过来。
    手机那头传来懒洋洋的声音,又怎么了,不是都分手了吗?能不能让我安稳的睡觉?
    不行,限时30分钟给我滚过来,不然后果自负。
    哈哈,哈哈,能有什么后果?反正都分手了!
    你说我敢不敢从十楼跳下去?
    别,我马上到……常英迅速起床,穿上衣服,带好手机、钱包、钥匙,一路飞驰……
    敢不来?我整不了你,那我就不是左小纹?小纹坐在电脑旁,怔怔的出神,白天怎么说那么重的话,为什么要分手?难道是我的错吗?
    叮咚,叮咚。
    常英一把抓住左小纹,出什么事?快说!
    左小纹迷茫的望着一脸汗水,气喘吁吁的常英,啊,我的电脑坏了。
    就这个?那你为什么限我30分钟?
    我随便说的,没有为什么。
    更让常英火大的是,电脑黑屏的原因竟然是没开显示器。左小纹,你……我真是无话可说。
    左小纹抬头看着这个暴怒下的男人,我不是你的奴隶,请不要对我大喊大叫。
    电脑白痴,常英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。
    敢骂我是白痴?死苍蝇,不要坐我家沙发上,给我滚出去。
    臭蚊子,你用八台大轿抬我,我也不来,常英摔门离开。
    左小纹推开窗户,大声喊道,苍蝇,垃圾。
    常英脸都气绿,这个疯丫头,每天乱发神经,不分白天黑夜的折腾我,和她分手肯定是我这一生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。
    左小纹看着仓皇逃离的常英,心里暗自庆幸,幸好刚才没说讨饶的话,要不然下半生非毁在这个肚量比蚂蚁还小的男人身上,懦弱,乖张,脾气暴躁,还朝三暮四,你去找你的公主吧,不,是公猪……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对不起,对不起,左小纹不停的道歉。
    主管抬起一双永远睁不开的眼睛,左小纹,这个月你已经迟到请问我家宝宝得的会是白癜风吗?三次,我会算你一天缺勤的。
    是,是,您看着处罚就行。左小纹点着头,无比服从的讨好的微笑。
    恩。安琪要出去学习两个月,她的工作暂时有你接替。
    我的工作本来就挺多的,我接不了……左小纹的话还没说完,主管眼里已闪过阵阵寒光,我知道了,我会努力的。
    安琪踩着九公分的高跟鞋,一步三摇的走来,左小纹一阵想吐。小纹,真是麻烦你了,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。
    不敢要。哎,你要去哪?和谁去呀?左小纹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问。
    安琪捂着嘴笑,其实也不去多远的地方,要上一个新上财务软件,电脑室也出一个人。
    谁?
    常英。
    那不是羊入虎口?
    你说什么?
    没,没什么。天呀,全公司谁不知道你安琪狂恋常英,这次常英死定了,我得去提醒他一下。左小纹走到电脑室门前,常英正好推门走出,两个人都愣在那里。
    左小纹沉默数秒直奔主题,你要和安琪出去学习两个月?
    是,怎么?
    怎么?你自己不知道?你这是羊入虎口。
    莫名其妙,别把别人想的都和自己似的,常英一脸不屑。
    哈,算我多管闲事,我看你是巴不得被她吃,左小纹掉头就走。
    切,给你捎礼物总行了吧?常英倚着门,对左小纹喊。
    左小纹回过头,安琪说给我捎礼物,你也说给我捎礼物,你们俩倒挺有默契的,谢了,我可消受不了,只要别带个孩子回来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左小纹对散发性白癜风能吃香椿芽吗着小山似的单据,几欲昏死,他妈的,下辈子就是做猪也不做会计。报销的,进货的,销售的,结算的,走帐的,打回的,签字的……
    等小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老百姓普遍喜欢的健身方式之步行,时钟正好打响22点,已经是第四天这个时候回家,但工作还是千头万绪,左小纹狠狠的把手提袋扔在茶几上,把鞋扔在沙发上,赤脚走到卧室,打开电脑,听自己喜欢的音乐……
    QQ头像开始变成小喇叭,蝇营狗苟,不喜欢这个名字,不加,左小纹拒绝。一会QQ头像又变成小喇叭,还是蝇营狗苟,左小纹还是拒绝。QQ投降再次变成小喇叭,刺耳的提示音一次次打破美好的音乐,还是蝇营狗苟,阴魂不散的家伙,左小纹无奈的加上他。
    哈哈,外加一个笑脸,左小纹回送了一堆排泄物。
    谢谢你送的礼物,我不喜欢,可能我哥会比较喜欢。
    左小纹不得不佩服这个蝇营狗苟的厚脸皮,懒懒的回复,你哥是谁?
    我哥是苍蝇,我是臭虫。外加一个调皮的笑脸。
    苍蝇,苍蝇,左小纹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,如此的忙碌竟然未能将苍蝇忘记,他现在在做什么?或许还在工作,不对,他现在应该早睡了,他现在会不会和安琪在一起?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像毒蛇一样纠缠左小纹,小纹有些烦躁,关掉音乐,对着电脑发呆。
    哎,你怎么不说话?我讲得不可乐吗?一行汉字跳出。
    左小纹重重敲响键盘,我讨厌苍蝇,更讨厌臭虫,滚开。
    世界开始恢复安静,再没有刺耳的提示音响起,小纹静静的坐着,孤独阵阵袭来,她拿起手机,熟练的输入一个手机号,却没有勇气拨出去,委屈的泪水顺着日渐消瘦的脸庞滴哒流下……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啊,又迟到了,左小纹看着比喜玛拉雅王子的脸还要长的主管,半句话也说不出,除了努力工作,小纹没有任何赎罪方式。主管撂下一句,星期一看你的总结,就头也不回的走掉……
    看来星期天也别想休息,小纹抱着一堆材料回到家中,打开电脑,登陆QQ,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,喝着纯味的酸奶,强迫给自己一个微笑,现在开始专心工作。
    嘀,嘀。
    美女,在干吗?外带着一枝玫瑰。
    又是蝇营狗苟,小纹冷冷的回复,工作。
    什么工作?我来帮你。再带一个笑脸。
    总结你会写?
    小意思,我给你写,只要你相信,就把资料发给我,明天上午保证交稿。
    天呀,还想要资料,这不明摆着要套我家机密吗?以为我白痴呀?我才不会那么笨呢,小纹自己喃喃道。
    怎么不说话了,美女?
    你先把写出大纲发给我
    哈哈,没问题,明天上午就能发给你,但你今天晚上要陪我聊天,我好寂寞……
    左小纹本来是不想答应他的,可看到“我好寂寞”四个字,有一种说出的痛,竟不忍心拒绝蝇营狗苟。好啊,与其一个人寂寞不如两个人无聊,你为什么起这么难听的名字?
    哈哈,难听吗?为了爱情,我愿意不择手段,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,像狗一样的不识羞耻那又如何?谁叫我爱她。
    我发现有些喜欢你这个名字。左小纹不禁联想到常英,如果他可以对自己如此深情,那真的是别无他求。
    谢谢美女夸奖,我有些受宠若惊。
    你找到你的爱情?左小纹永远改不了三八的毛病,虽然她总辩解那叫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虚心好学。
    怎么说呢,曾经我喜欢上一个女孩,那时我们还很小,她也比较单纯,后来我们就恋爱了,反正没过几天好日子,她经常犯傻,发神经,小心眼,不是在我面前装公主就是扮女皇,需要每时每刻的宠爱加永无条件的服从,就这样,最后她还是提出分手,我想我已经死了……
    真可怜,不过那样的女孩太累人,分手了倒好。小纹竟然也会安慰别人,连自己都觉的奇怪。
    美女,你真是太善解人意,好想抱抱你,你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。
    第一,你叫我蚊子吧,叫美女听着别扭;第二,我不是女孩,我都二**了;第三,我连我的男朋友都看不住,他和另外一个女的出去……
    同是天涯失恋人,相恋何必曾相逢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蝇营狗苟写总结很专业,连主管看了都点头称赞,左小纹终于尝到挺直腰板做人什么感觉。为表感谢,左小纹特意发了一个香吻,蝇营狗苟晕乎了一晚上。
    左小纹慢慢喜欢和蝇营狗苟聊天,除了常英他是第二个可以逗自己开心的人,甚至应该说,他和常英很像,还一度怀疑他就是常英,所以,小纹坚持要了蝇营狗苟的照片,同样是个英俊的男子,竟有几分相像;小纹又坚持语音聊听,同样的磁性男低音,很舒服但不是常英;小纹仍旧不死心,视频,让小纹的最后梦想破灭。
    蝇营狗苟对着视频,手捧玫瑰,让我来爱你好吗?
    左小纹关上视频,任眼泪留下,这无关感动,只是心好乱。
    小纹只是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,七年的感情真的不堪一击,他有安琪陪在左右,此刻正留恋安琪的温柔,而蝇营狗苟才是真真正正陪我的人,我应该接受的,彼此缘尽就莫要再强求……
    不在寂寞中恋爱,就在寂寞中变态,是小纹的座右铭,常英总自嘲是小纹害怕变态的替代品,可如今真没了替代品,小纹没有恋爱也没有变态,哪怕是蝇营狗苟的爱情攻势一天猛于一天。
    蝇营狗苟问,你真的不相信网恋吗?
    小纹思考了三秒钟回复,我信,可我不可能。
    为什么?你心里还有他?
    不知道,只是我不能接受你,对不起。
    忘记以前的一切,珍惜眼前人,永远不要苦着自己。
    小纹对着屏幕点头,我会忘记以前的一切,可有关他的故事,却一件不剩的刻在脑海里,有时候回忆也是甜的,只是还夹杂着些许苦涩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初中四年,高中三年他们都是同学,似乎在高一的时候还是同班,但只是彼此认识。记忆里的那段时间,从来没讲过什么话,更不可能有深入的交往。偏偏是上大学后,小纹竟神使鬼差的与常英谈起了恋爱,每次高瘦的常英牵着矮胖的小纹漫步校园,总惹来一阵窃笑,赚足路人眼光。
    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一个月,小纹提出了分手,原因是两人从外型上看太不协调。常英自是不同意,这算什么理由?就算摔我也要找个正经的理由,协不协调不是从外表上看的。小纹细想想,好像也对,那就接着谈吧。
    风平浪静的过了两个月,小纹再次提出分手,原因是经常有人给常英送菠菜。常英哭笑不得,她们愿送我有什么办法?以后我带墨镜,除了你我谁都不看。小纹勉强接受,强调要看常英的实际行动,常英当天下午就买了墨镜。结果晚上两人在后山见面时,常英一脚踏空,从两米高的山坡滚了下来,右腿骨折修养了两个月,那段时间倒是没人再送菠菜了……
    常英高兴的跑来告诉左小纹,老师希望留校。小纹冷冷的道,那恭喜你,我妈要我必须回家,我们不是一路人,分手吧!常英擦着一脸的汗水,只是老师那么说,其实我心里还是想回家乡找工作的……
    ……
    左小纹不断的反问自己,在这场爱情里谁是胜者,谁又付出的更多?因为常英的一次次迁就,就永不知满足?常英,我也是好喜欢你,所以才会如此在乎你,才会想要栓住你,只是有时做的很傻,如果我们还有明天,我一定改正……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我决定去看你,明天14点的飞机,不见不散。蝇营狗苟留下最后的几个字就下线。
    不要,你不要过来。
    你别开玩笑了,我是不会见你的。
    你还在不在?你快点回复……无论左小纹说什么,屏幕上都是一片寂静。
    去还是不去?不去还是去?就像一道判断题,左小纹思考了一整夜,或许应该当着蝇营狗苟的面把事情解释清楚,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,就像老朋友一样见一面,然后谈谈天,一切都很简单的,不会有别人知道,就是这样。
    左小纹没有做任何装扮,一身简单的工作装,带着微笑和熊猫眼等待蝇营狗苟的到来。蝇营狗苟一身蓝色的海滩装,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,他们同时发现对方,两人都轻轻一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发  

GMT+8, 2018-5-22 08:41 , Processed in 1.07706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AMFBET

© 2001-2018 澳门发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