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任是无情

[复制链接]

2190

主题

2190

帖子

662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625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任是无情
      
   
    莲嫩
    任是无情,偏偏动人.
      
    忽然之间,三言两语,却足以纪念.
    纪念在阳光下,那花朵一般的容颜:
      
    莲嫩的嘴唇,柔软的嘴唇,那柔软的嘴唇.
      
    透明白亮的皮肤.微微细细,温暖而又柔软的小绒毛,让阳光流连.
      
    莲嫩是个美好的女子,很多中年男人趋之若骛,愿意以金钱交换青年女子的美丽,那些欲望非常地现实,但莲嫩却没有活在现实里.
      
    像轻易蒸发的露珠,他不经意地被莲嫩当作游戏,抵不住风霜的来袭,终归是要被抹
    去.但期间惊心动魄的,是心里的骇浪滔滔.
      
    莲嫩,你到底爱谁?
    她站在风口,抽完一根烟.笑笑.我只是爱上一个符号.谁像那个符号.我就爱谁.
      
    一
    这个时代什么都有,人们因为太容易得到而显得浮躁,买卖中拼命压价,拼命还价,冷漠的人群,冷漠的脸,那些鼻子眼睛的装饰在脸这张平面建筑中显得没有特色,各样的洋人鬼佬,各样的身体气息.感情在现代生活中成了男男女女的筹码,你爱我多一点我就狠一点,就像买猪肉一样,甚至讨价还价,不肯杀价的自动离开,购得猪肉的回家煲汤,独自享受一番肉欲.
      
    夏日的城市,躁热的马路上有零落肮脏的冰淇淋包装纸,超市门口有卖盗版碟和廉价衣衫的小贩,那些飘动着的花花绿绿的裙子,也许会被被生活折磨得疲倦不已的女人买回去.套在赘肉丛生的身上,她们穿着这些裙子,在超市里买便宜的内衣,选老公喝的啤酒和儿子需要的文具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正规.在她们的身上丝毫看不到爱情的影子.
      
    被生活折磨,同时日复一日地糟白癫风最有效治疗偏方蹋着自己的生活.这样的女人,每天做着相同的事.生活单调得像钟摆,一边一次.左边是作饭右边是"作饭".
    莲嫩说我不想日后成为这样的女人.
    小四说你他妈的矫情.
    呵呵.是的.小四.那又如何.矫情就像穿衣服一样,没谁光着身子出门的.
    小四笑道,莲嫩你就这点好,心里明白还装糊涂.今天晚上去苏荷.
      
    一个慢摇清吧,号称清吧的吵闹的酒吧.男男女女巡视着吧里的性别符号,寻找对口的货物.男人的声音在喧闹中更加膨胀,就像他们的欲望.
    女人隐约露出的身体部位,招惹着蜜蜂或狂蜂.莲嫩大笑,对着小四喊:小四.我认真地说,我要在这个城市最喧闹的地方,寻找一份古典式纯洁的感情.
    "什么?没听清.太吵!"
    "我!要!在!这个城市.最喧闹的地方!找到,一份纯洁的感情!"
    小四大笑.
    莲嫩,我不准你这么幸运.你看到那个男人没,抽烟的那个.
    看到了.我喜欢他黑色的外套.鼻子很高,灯光下在脸上打下阴影.
    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.而且看上去很冷淡.像冰山值得去融化.
      
    莲嫩说,我要在他身上得到古典式的纯洁感情.
    小四说,你想都不要想,他是我姐姐的男朋友--林尚.
    小四向名叫林尚的男人挥手和飞吻.
    灯光迷离,音乐嘈杂,空气浑浊.莲嫩说,不是姐夫.眼光诡异深邃.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显得非常地有侵犯性.
    小四穿过热带雨林样的人群,莲嫩跟在后面.
    "你姐姐呢?"
    "出国了."
    莲嫩笑道,我跟你打个,我要林尚在你姐姐回来前爱上我.这是一场爱情游戏.谁先说爱谁就输杭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了.
    小四转头,眼里笑意盎然,表情冷淡."你跟我姐姐有仇么?"
    "不,小四,你跟你姐姐有仇."
    小四冷笑.
    小四是活在姐姐阴影下的小草,没有阳光难以存活,个性太强的杂草,独自生存.倔强而又残忍,说话尖酸刻薄,内心脆弱阴冷,偶尔善良,转瞬消失.
    小四在林尚身旁坐下,拿起果盘里的小片西瓜,放入口中.她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粘在林尚黑色的外套上,笑容轻佻:姐夫,好久不见.我姐姐怎么样,在国外可好.
    林尚浅笑,把烟头按灭在西瓜上,"你的手会和西瓜一样,还不拿开的话."话语带有威胁性,但却温和.这是他和仁惠的妹妹说话的方式,仁惠说她有个任性的妹妹仁心,小名小四.喜欢一切叛逆的东西,看不惯正统,最喜欢的武侠人物是欧阳克.他以平和的方式爱着仁惠,也以平和的方式包容着她的妹妹.
      
    小四故作潸潸状,姐夫你好狠呐.这是莲嫩,我游戏里的老婆,现实中的哥们.
    林尚看了莲嫩一眼,微微点点头,伸出手说:你好.
    莲嫩笑笑,并不握.
    她扯着小四和林尚"我们走吧.这太吵啦"
      
    小四和莲嫩目光交会,笑意盎然却眼神空洞.林尚起身,一如他的手指,身形依然修长,而且步伐轻盈,他在前面带路.三人逃出苏荷.
    小四说我们买啤酒喝吧.林尚皱着眉头笑道:才从酒吧出来又喝啤酒?
    莲嫩没心没肺地笑着:你和小姐开完房就不和老婆睡觉啦?
    林尚愣了下,心想这女孩还真是粗俗又直接,一阵风来,莲嫩的头发四处飘逸,她骂了句妈的,低下头边走边踢着一块石头,林尚看到她侧面玲珑的轮廓,睫毛长长在脸上打下阴影,显得寂寥.小四走在后面,慢慢吞吞.她说:姐夫,我不喝酒了.我肚子痛,回家了.
    说完就飞奔着跑了.
    "鬼才信她肚子痛"莲嫩骂着.但语气却透着愉悦.她看见小四朝着她眨眼.
    林尚喊了句:路上小心.
    他有着漂亮的嘴角和明亮的眼睛.莲嫩观察.还有那时尚的头发.在黑色的外套下藏着经脉起伏的手臂和结实的腹肌.
    林尚见莲嫩眼光散乱地盯着自己,说莲嫩,我送你回去吧.
    莲嫩说,不.林尚.我要去你家.
    林尚凝视着莲嫩,目光没有温度.
    莲嫩说:我喝点茶然后就离开.
    林尚说好吧.
      
    莲嫩是个女权主义者.所以她用男人搭讪的方式留在了林尚家.
    没有责任,没有承诺.她要等他说爱她,然后就离开.
    林尚的家很干净,他是个口气清新的男人.和她的想象一样,腹部结实.
    她的确是去他家喝茶,只不过是在他的腿上喝的.
    莲嫩是妖怪.有着藤萝一样的手臂和灵活的手指,眼神深邃迷离,眉头总是起伏,隐藏着心事.她诱惑了林尚.一个女朋友出国的男人.一个英俊过头的男人.
      
    她穿着他的衬衣,白色的.飘逸的头发藏在衣服里,双腿洁白.他睡着了.
    按照小说里的情节,她应该落荒而逃.床上应该有落红.
    但是并没有.她是第一次但却没有落红.所以不用解释也没有负担.
    她打开林尚的冰箱,吃完了里面所有的黑巧克力.喝了一杯冰水。然后离开.
    林尚醒过来,不见了莲嫩.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切,和仁惠不一样,他像一头被瘙痒的狮子,疯狂,疯狂.在莲嫩的身体里,他闻到的是绝望和致命的快感.好象陷入了宇宙最深处,回到了最原始的年代,一切如宇宙大一样.身不由己.
      
    昨晚第一次见到莲嫩时,她有着肆无忌惮的眼睛和嘶哑的嗓音.容貌艳丽表情颓废.在风口里显得落寞.
    一个适合做情人的女人.而他未来的妻子是仁惠,一个大学对外汉语老师.洗澡,然后换了衣服.驾车去公司.
      
    二
    "小四:
    我走了.去散心.也许去江南也许去荒漠.
    我想要纯洁的古典式的感情.但是不知道怎么去要.要了后怎么相处.
    所以我只要爆发.
    爆发后就该沉寂.
    记得给我房子里的花浇水.我洗的衣服还没有干,请你帮我收进来.
      
    记得想我,还有,游戏还没有结束.
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莲嫩."
    小四喝完咖啡,骂道这小傻娘们,然后结帐走人.在大片大片的阳光下,一切都显得非常地美好.直到她看到信然.挽着一个直发大眼的女人.
    她低头走过.竟然惊慌.不仅嘲笑起自己来.
    信然从没爱过自己.所以一切更加美好.因为不能得到这个人的爱所以显得如雪山般纯净圣洁.
    那就让雪在阳光下融化吧.
    小四恢复屁颠状态,跑到莲嫩家进行鬼子进村大扫荡.吃完了所有的七喜八宝之类的冰淇淋.
    她看到冰箱里有一张照片,是她姐姐仁惠和林尚的照片.
     一年后
    莲嫩穿着长长的波西米亚裙,围着流苏围巾,镯子叮当响.头发凌乱地理成一个髻.没有化妆.
    回来.没有通知任何人.因为习惯了独自来去.没有送别,不会拖沓.没人来接,所以更加潇洒和坚强.不必表演也不必敷衍.
    她整理好行李,把月牙泉水放在阳台上.回到父母家中吃饭.母亲看到久违的女儿,买了很多的菜,做了啤酒鸭和红烧甲鱼.
    莲嫩把这一年写的游记所换取的稿费交给母亲,母亲不肯收,半怪她出门太久.
      
    在家中午休,一睡竟到晚上,感觉一睡像一个世纪.
    她想起这一年来活得热烈,还有孤独,那长长的夜长长的孤独,一个人扛着.忽然哭了.
      
    短信.
    "你回来了吧."
    小四.
      
    "是的"
    "正好.我姐姐下周结婚"
    莲嫩嘴角一撇,内心有些恍然.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婚礼.酒席.
    莲嫩看到许多陌生的脸孔.大腹便便的中年人.追逐打闹的孩子.
    小四穿着黑色的背心,吊儿锒铛的宽大的裤子.
    "你爬山去呢小四"
    莲嫩讽刺地笑.她穿着半露肩的黑色礼服,气质非凡.却格格不入.
      
    林尚穿着白色的西服,依旧挺拔.
    只是戴上了金丝眼镜.
    他看到莲嫩时愣了下.莲嫩向他友好地微笑,举着酒杯走过来,对着林尚说:恭喜.
    林尚片刻失神后微微笑道:谢谢.听小四说你去西北了.
    莲嫩喝完酒,面无表情:不必客套.林尚.
    你愿意跟我走吗?
    林尚眼神有些忧伤,他温和地笑着:我听小四说过你喜欢赵敏.可是我不是张无忌.
    莲嫩低头笑.抬头时她靠近林尚,在他耳边低声道别.转身离开.
    林尚的酒泼到白色的西服上.
      
    小四跑来,拍拍莲嫩:你刚对林尚说了什么?
    莲嫩看着仁惠小心地擦拭着林尚的西服.冷笑不语.
    任是无情,偏偏动人.
    "我跟他说,我们曾有过一个孩子,死在了沙漠里"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发  

GMT+8, 2018-5-22 06:29 , Processed in 1.062061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AMFBET

© 2001-2018 澳门发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