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为爱出手

[复制链接]

2183

主题

2183

帖子

6604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604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为爱出手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小儿击掌歌之:
    王老五,王老五,
    媳妇跑了别价哭。
    攥紧拳头打老虎,
    媳妇笑着回了屋。
      
    王老太经常骂她的小儿子不着调儿,有癔症似的。有时候,且也做出些儿玄乎的事来,让大伙儿惊诧。
    她的小儿子叫王老五。坐班车打钻井场上回到总部,人们都跳下车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,王老五拉在后头,磨磨蹭蹭不肯进家门。
    王老五的家已经不成个家了。
    媳妇带着儿子走了,撇下个王老五孑然一身。冷床冷被,冷桌冷凳,冷锅冷灶,冷壶冷碗,冷冷清清,恁地难受,不觉两行热泪潸潸而下。老五抹了一把泪水,模模糊糊瞅着墙壁上斜挂着的三口人的合影照片:两口子拥着儿子,个个笑容可掬。老五越发心如刀搅,他一伸手把像框拽下来,塞进柜子里,甩门而去。
    天刚擦黑,路灯便亮起来,星星们簇拥着月亮也出来了。一对对情侣走在街上,他们有的勾肩搭背,有的相互挎着手臂,有的偷偷地亲吻上一口,给人十分甜蜜的样子。老五用手遮着眼睛,他回避那种情感挑衅,犹如丧家之犬,夹着尾巴,灰溜溜地,单寻墙根儿行走。
    老五的母亲跟他大哥住在一起,一楼带个大院子。老五推门进屋,大哥一家人已经吃完了饭。母亲70来岁,头发雪白,面孔清瘦,精神尚矍铄。坐在藤椅上,右手攥着根青色的拐棍。见老五进来说:不着调的回来了,看你有气无力的样子,就晓得饿着肚皮。回头便喊:老大媳妇,给这个饿死鬼弄点儿吃的,好歹不顾,让他吃饱走人哩。
    老大媳妇打内房走出来,手里端着一盘子包子说:包子还热着哩,先吃着,我再为你打个鸡蛋汤去。
    老大让老五坐在沙发上,为他倒了一杯茶。老五瞪着眼珠子往嘴里塞包子,一口气塞了三五个,吃了一口茶食道才通了,这节骨眼儿,老大媳妇也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汤放在老五的面前。
    王老太说:瞧那吃相,就晓得饿死鬼托生。听你大嫂说,野男人跑到你家惹你媳妇,让你捉在屋里。你为什么不搧她,你沈阳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为什么不揍那野男人,你是长着手的,算是熊包到家了,哪象你爹的儿子,越来越不着调儿了。
    老大媳妇说:妈,不要这样数落五兄弟,他包屈着哩。
    王老太说:你们都护着他也没有用。没有脸皮的东西,你们就不怕丢人现眼吗。想当年,你爹骑着大红马,腰里别着盒子,多威武,杀日本鬼子,杀汉奸,日本人听到他的名子都打颤。后来打老蒋,抗美援朝,不让敌人半步。轮到你们身上就软蛋了。媳妇儿子都让人抢走了,连个响屁都不敢放,生养你们这一窝子有啥用,我还不如早死了,眼不见,心不烦哩。王老太说着,用拐棍去戳地板砖,嗵嗵嗵作响。
    老大媳妇赶紧走到婆婆跟前,为她抚摸后背说:我的天啊,你可生气不得。小的们事儿他们自个儿收拾,咱不管那烂事儿,快顺气儿,快顺气儿。老大媳妇说着,把王老太搀扶到里屋里去,随手关上了门。
    老大对老五说:娘虽老了,还是见不得我们受委屈哩。你以后少招惹她,学会自个儿照顾自个儿。打小就不争气,老大不小了,不要老是不着调儿,也上些儿心思,好歹媳妇再接过来,有个家的样子,全当为儿子哩。你侄儿们要替你出气,都让我压下了。咱不惹事儿,咱不惹事儿哩。
    老五喝完汤说:知道了,哥,我回了。
      
    王老五让娘数落了一通,包子窝在胃里不消化,便龟缩在床上的墙角里用手揉挫肚皮。眼睛直勾勾的,呆看着打窗口照射进来的一柱月光。老五的媳妇叫李波,一个男孩子的名子。李波家与王家的老宅子住邻居,王老五与李波是初中同学。李波在家是老大,下头还有两个妹妹。三朵金花。李波梦想着自个儿是个男孩子,也风风火火地打打杀杀,壮壮老李的门庭,但是,终久是个女儿身。要做作文文静静的样子,就得少不了克制自个儿,与人家身强力壮的男孩子发生了争执,就得多忍让一些儿。对门的邻居老王家有五个男孩子,一色的光头和尚。李波常常报怨老天不公,为什么制造人的时候不均匀均匀。李波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,她便学会的借光,每天上学走的时候,在门口等着老五,一道儿上学,放学的时候在学校大门口等着老五一道儿回家。你别说这法儿还真见效,都知道老五家弟兄多,若是惹李波就是惹老五家。有个叫丁三的同学,忒不知趣,瞎给李波写纸条儿,李波告诉了王老五。放学路上,老五对李波说:你头前走,我寻那个人说叨说叨去。
    老五在路口专等丁三,等他过来拉住他说:有事儿寻你哩。
    丁三说:么球事儿?
    王老五说:好球事儿。
    丁三说:快说哩,我没有空儿与你扯淡。
    王老五瞅见王老四打学校门口过来了,便大声与那个同学争吵起来。
    王老五说:我郑重警告你,以后少惹李波的麻烦。
    丁三说:哟喂,拍蚊子飞出只苍蝇来,你管得太宽点儿了。
    有三五个人把王老五给围上了。
    王老五挺起胸膛说:乌龟王八蛋,这事儿老子管定了。
    王老五还没有说完了,额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拳头,打地他眼睛冒火花儿。恰巧这时,王老四跑过,飞起两只拳头,把那几个人在地上。
    王老四比王老五高一年级,长的人高马大,两只拳头铁锤一样硬实,在学校里没有不怕他的。放学路上发现五弟被三五个人围上了圈儿,扒拉开人钻进去,二话没说就把那帮子人揍了一顿。丁三打地上爬起来,发现打人是王老四,知道惹了麻烦,唿哨一声都跑散了。打那以后,在这所学校,就没有人敢欺负过王老五和李波。
      
    李波瞅着王老五额头上青了一块,心疼地说:痛不?
    王老五说:不球甚痛。
    李波说:兄弟多就是好。
    王老五说:好什么,又不是为打架生的。人多有人多的坏处,有一次,老爹买了斤牛肉当下酒肴,去拿酒的功夫,回头盘子里都空了。
    李波说:牛肉跑哪里去了?
    王老五说:被我们哥几个抓吃了。
    李波听后哈哈大笑说:恶虎抢食吃哩。
    王老五说:就是那个样儿。
      
    初中毕业,王老五考上了油田技校,学习钻井专业。人家李波考上了油田中专,学习财会专业。两所学校都在一个大院里,两个人也不住校,还是结伴上学下学。在道上王老五对李波说:我们现在总是不一个班了,若是有人找你的麻烦,你就告诉我。
    李波说:你们瞅到我们一起走,狐假虎威哩。
    王老五说:我要保护你一辈子,你同意吗?
    李波说:你能保护得了吗?要保护我的人多老去了。
    王老五语塞。
      
    李波班上有个叫高志国的男孩子,是班长,长的高大帅气,频频向李波发起攻势。李波拿高志国与王老五比,要败阵,拿高志国与王老四比,也要败阵。在李波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,这事儿让王老五知道了,他写了一张纸条儿,让人塞进高志国的课本里。高志国上课时发现了那张纸条儿,上书:听王老五说,李波屁股上有块青色的痣。高志国便听不进课去,反复自语:李波屁股上有块青色的痣,一个人知道了,就会都知道,找个女朋友,让人晓得屁股上有块痣,这不大好。高志国便不进攻李波了。李波对高志国有好感时,高志国也不去理乎她。
      
    王老四也在技校里读司机专业,还是比王老五高一级。有时放学,王老五、李波与王老四一道儿回家,王老五发现,李波偶尔向王老四献媚眼儿,王老五就受不了。回到家里吃完饭,王老五把王老四约到外边,王老五便哭了起来。
    王老四说:你哭个啥球劲儿,有屁就放。
    王老五说:我喜欢李波。
    王老四说:你喜欢就追呗。
    王老五说:她不喜欢我哩。
    王老四说:那我没有办法。
    王老五说:我娶不上她会死的,看在同胞兄弟的情分上,你就救我一把吧。
    王老四说:咋个救法?
    王老五说:你是哥哩,全校都知道你厉害,有人追李波,你出来说个话就中。
    王老四说:这个简单,你自个儿要用心才中。
    自此,王老四也不去理乎李波的媚眼儿,王老五就放心了。
      
    从那,在学校里,也没有人敢追李波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临毕业的时候,好象是情人节那天,王老五给李皮送了一枝玫瑰花。
    李波说:老五,是向我求爱吗?
    王老五说:我保护了你这么多年,我还想保护一辈子哩。
    李波想了想:事实证明,与王老五一块儿这么多年,还多亏了他在身边,再说老五的性格也平和,自小就没有跟她争吵过,虽然老五长的黑点儿、矮点儿,但是,嫁给这样的男人放心儿,身边有什么样的人容易得白癜风现成的,若是不就近取材,就可惜了。李波想到这里,便说:同意哩,希望你继续保护哩。
    王老五便高兴的在地上蹦高高儿。
      
    丁三技校也没有考上,在家清闲待业,憋在家难耐时,便走进小树林里,偷着看李波上学放学,只见被王老四和王老五挟持着,也就按住了心猿意马。
      
    王老五和李波终于毕业了。王老五分到钻井公司去上班,是一线单位。李波分到总机械厂上班,在后勤单位。他们的关系也公开化了。两家大人觉得挺合适,就为他们定了亲。
    王老太终于对小儿子说了句:这小子终于办了一件着调的事儿。
    又过2年,王老五把李波娶进了家门。一年后,李波为王老五生下了一个大头儿子。
    老王家发男丁,到王老五这里,与他儿子同辈分已经有8个了。大哥3个儿子,二哥两个儿子,三哥1男1女,四哥1个儿子。王老五他爹娘抱上第8个孙子,依然十分高兴,张罗亲朋好友喝了满月酒。李波她娘也眉开眼笑,长女头胎添丁,跟她娘比变了路数,少不了也有一番庆贺。
      
    时势造就英雄。人家丁三虽然连技校都没有考上,他却在大庆路上开一家上档次的大酒店。三五年下来,又分别在中原路上和胜利路开了两家分店。丁三住上了别墅,坐上了奥迪,与一个年轻女服务员同居着。
    少年时代的恋情,往往让人记住一辈子。有一天,丁三坐车走在大庆路上,发现李波送儿子在上学。30岁的女人,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。李波不但身条儿保持的比较好,皮肤也白皙。两只眼睛水灵灵的,放着光茫。丁三一见到,又把魂儿钩去了。
    这时候,丁三脑海里闪了一个念头,他在运作一个计划:要跟王老五玩一玩,一报那顿爆揍之仇。
      
    有一天,丁三下楼时,碰上一个叫赵小贤的初中女同学正在巴台前吃罢饭结帐,赵小贤瞅见了丁三,欢天喜地与他打招呼:哎哟,这不是丁大经理么。
百癣夏塔热分散片   丁三看了看赵小贤说:你来消费啊,打八折。
    丁三在门口等着赵小贤,赵小贤走出来说:谢谢丁经理了,这样照顾,让你亏了不少哩。
    丁三说:亏球什么哩,反正都是的钱,不能在老同学身上发财,下次还来啊。
    赵小贤说:一定,一定。
    丁三若有所思说:毕业各顾个,都跑的东西南北的,若有空子约约,一块儿坐坐,就当到我这里检查检查工作,给我提提意见。
    赵小贤说:这有何难,只要你经理一声令下,我一个一个殾与你约来了,怕你坐不下哩。
    丁三说:看见说的,寒碜我哩,你瞅瞅我这地处大的。不过约多了不亲哩,先一桌吧,要你出头最好都是女同学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发  

GMT+8, 2018-5-22 08:38 , Processed in 1.057061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AMFBET

© 2001-2018 澳门发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