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繁华半场,没有声音

[复制链接]

2234

主题

2234

帖子

6757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757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繁华半场,没有声音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A
      
      遇见高,笑容就绽开,我叫:哥。
      
      感觉自己的声音轻轻的,破碎的嘶哑着。
      
      高看着我,没有说话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想起那刹那的沧海桑田,我想起我说过的话写过的字:我相信这世界有爱,爱在人与人的心的罅隙中存活。
      
      可是人心的罅隙那么小那么小……
      
      高的眼睛那么黑,那么黑,感染的空气也开始哀伤,轻易的让我窒息。
      
      高缓缓的迟疑着把雪人玻璃瓶放到我温暖的掌心,然后转身离开。
      
      哥……我试图说出些什么,可是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哥。哥。哥。
      
    B
      
      阿夜来看我,轻轻的叹息:你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?你都瘦了这么多。
      
      我冲咖啡给他,让他亲一个我的面颊。
      
      他抓住我的手:安安,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
      
      我望住他,这是我喜欢的男子,有棱角的男子,我点一下头,泪水却汹涌而出打湿了阿夜的衬衫。
      
    C
      
      深夜的时候给拉拉发短信:我有男朋友了。
      
      谁?
      
      阿夜。
      
      恩,他会好好照顾你的。
      
      拉拉,我很想你,什么时候来看我?
      
      最近一直很忙,带了很多的客人,天天爬山,累死了。
      
      你,现在一个人吗?
      
      拉拉过了很久也没回消息,我想她已经睡着了吧。手机的屏幕暗了我就摁一下让它亮起来,这样明明暗暗直到它没电。
      
      冲好电的时候收到拉拉的信息,只有五个字:和他在一起。
      
      我笑一笑,上网听阿桑的歌。
      
      莫名其妙又写了很多字,看到几个网友的回帖。心心说安安你不要再悲伤,我们会心疼的。
      
      心疼?那是怎样的疼?
      
      没有书上描写的那么撕心裂肺,就像有一只小手在心尖上捏扯,一下一下的疼。
      
    D
      
      把戒指小心的从脖子上摘下来,放到抽屉里,再戴上阿夜送给我的水晶吊坠。
      
      忍不住摩挲那有些褪色的戒指,一条暗红色的绳子栓着它,因为我已经戴不下它了,只能把它戴到脖子上。
      
      是高送给我的,他偷了家里的钱买给我的,他那么兴高采烈的把戒指戴进我的无名指。
      
      那时他多大?但是他总是比我大的,我总是叫他:哥,哥,哥……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安安,你以后就是我的新娘了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安安,你以后就是我的新娘了……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E
      
    才凌晨四点,突然醒转,不能再入睡。
      
    跑出去叫出租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到落落的家。
      
    我敲门,猛敲,心里“通通”的跳。
      
    门一直没人开,我才想起我有钥匙,急急的冲进落落的房间:一个人也没有。
      
    落落只是不在而已,我微笑,想起她母亲最近去了国外旅游,怪不得一个人也没有。
      
    她的房间很凌乱,柜子上都落了一些灰丝。
      
    她是这样的,不修边幅,不爱收拾,每次都是我帮她收拾。
      
    等我把她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时候落落还没回来,不要紧的,只要晚上一来她就会回来的。
      
    我翻出我们的相册看,那时我们是那么小那么小,我们是那么小就认识了啊!
      
    夜色点亮霓虹的影子,我又开始心慌,心里纠纠结结,落落还是没有回来。
      
    落落,你在哪里?你是不是好好的?
      
    F
      
    阿夜带我出去,我们和一群朋友出去唱卡拉OK。
      
    拉拉也来了,偎在一个男人的身旁,她的眼神不再淡漠,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狂热,这份狂热使她看起来那么美丽。
      
    拉拉过来抱我,狠狠的,弄痛了我的骨头。
      
    我真想你,她说。
      
    是他吗?我问。
      
    拉拉点点头,忽然又像泄气似的:是他。
      
    我握紧她的手,她很快的说:你不要劝我,不要。你知道我是多么不愿意这样,可是我有什么办法!
      
    拉拉很快和那个男人提前走了,走的时候对我回眸一笑,那笑里有凄然的意味,让我看怔了。
      
    那个晚上我就那样失魂落魄的度过了。
      
    G
      
    落落在夜里来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们躺在一张床上,面对着DSP广告投放运营,沉默着,喜悦着。
      
    落落很激动,可是她一激动就说不出来话,我就等她,等她慢慢跟我说。
      
    于是她说了,安安,我要结婚了。
      
    真的吗?我喃喃问。
      
    恩,安安,祝福我吧,你的祝福是对我最好的祝福,别人都比不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!
      
    我抱住她,是的,我祝福你!你会幸福的!
      
    落落也抱紧我。
      
    我做你的伴娘吧!我脱口而出。
      
    落落的眸子泛着光,笑着,那当然,一定要你做我的伴娘的。
      
    我们紧拥,她的长发纠缠住我们的身体。我们如此相爱。
      
    H
      
    凌晨的时候落落已经离开,她的被子整齐的铺在床上,似乎她从来没来过的样子。
      
    落落要出嫁了,我一阵感伤。
      
    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, 我的右眼神经质的跳起来。
      
    喂?我听出我声音里的慌乱。
白癜风初期的治疗方法     
    安安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发  

GMT+8, 2018-5-22 02:40 , Processed in 1.05806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AMFBET

© 2001-2018 澳门发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