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天神灵笈

[复制链接]

2175

主题

2175

帖子

6580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580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天神灵笈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每一年的清明,龙星都要到杨家山上的墓园去。
    因为那里有一名女子的坟。
    这天,又到了,龙星抱上订好的一束玫瑰花,一大早便出门,坐了两个小时的班车,又步行了一个多小时,快到中午十二点时,终于站在了那座坟墓前。
    阳光很好,微风中夹杂着野花的香味。龙星望着墓碑上镜框里的照片,眼泪无声地流下。
    照片上北京哪里治白癜风最好的女子大约二十五六岁,瓜子脸,头发卷曲,微笑着,表情里很有一种叛逆的味道。龙星的思绪,再一次飞回十五年前、、、、、、
    “龙星,你不是申请退学了?怎么还来教室上课?”问话的是龙星的同桌,一名鲁迅文学院的学生。
    龙星在自己的位子上缓缓坐下,将一大摞书往桌上一放,微笑道:“本来我以为,鲁迅文学院的老师没有资格教我,但昨天调来的那位戚芸老师,却令我改变了想法,看来这座文学院里,还是有人才的。”
    同桌闻言笑道:“找什么借口!你是看那姓戚的女老师长得漂亮才留下来的吧?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这时一名穿着淡蓝色小西服的女老师走上了讲台,放下教案,目光在教室里环扫一周,看见龙星时,仿佛顿了一下,微笑道:“我们今天还是继续昨天的课题   龙星举手,起身道:“戚老师,我还是坚持昨天的观点,鲁迅翻译果戈理的著作,并没有深入到俄语文学的精髓里去。”
    戚芸淡笑道:“你可以坚持你的观点,但我还是要坚持把课讲完。龙星同学,你请坐。有什么额外的话题,我们课外再讨论。”
    龙星笑着坐下,翻开了两本书,一本是俄文原文的《死魂灵》,一本是三十年代鲁迅的译本。龙星一边对照着俄文,分析鲁迅翻译文字中文气不畅的地方,一边欣赏着戚芸柔和的讲课声调。戚芸讲课的内容,他根本没有听进去,但他喜欢听戚芸那柔和甜美的语音。
    那天晚上,龙星在校园的湖边散步,遇见了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戚芸。
    两人相视一笑,戚芸道:“到那边亭子里坐坐吧?”龙星点头,两人便走进亭子。戚芸望着湖里的月亮,笑问道:“听说你是很狂妄的一名学生,而且也很有狂妄的资本。你说鲁迅文学院的老师都教不了你,你真的如此自信?”
    龙星笑道:“自信是有,但我绝不狂妄。我之所以曾经想离开鲁迅文学院,是因为自己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学机械老套的东西。”
    戚芸问道:“那你现在为什么又不走了?”
    龙星道:“因为昨天我听了你的课,觉得你的俄文功底很好,对鲁迅的理解也很深。虽然你对俄罗斯文学的笼统看法得不到我的认同,但我还是认为你有真才实学,所以我决定留下来,跟你探讨一些问题。”
    戚芸打量着龙星,笑道:“听说你是班里最年长的学生,也是学养最深厚的学生。听说你精通几十门外语,甚至精通好几种宗教密文。听说你大学毕业后拒绝了高薪留校任教,而情愿四处求学,过着漂泊的贫穷的生活。我对你很感兴趣,你对自己的未来,是怎么打算的呢?”
    龙星反问道:“像你这样家境优厚、又学养深厚的女子,对自己的未来又是如何打算的呢?”
    戚芸又望着湖水里的月亮,笑叹道:“我只想拥有真正的爱情,无论富贵或贫穷,只要能找到自己真爱的人,便不悔此生。”
    龙星叹道:“真爱是很难找的,也许终其一生也找不到。我这一生已不奢望爱情,我只想活在自己编织的文学幻梦里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戚芸注视着龙星,微笑道:“你很另类,但我还是祝愿,你能够找到自己的爱情。”
    龙星黯然道:“谢谢。”转身走出了小亭。戚芸望着他瘦削孤单的背影,心里一阵感叹。
    一名穿黑色中山服的中年男子轻步走进小亭。
    戚芸并未转头,轻叹道:“叔叔,你们不应该怀疑他。我觉得,他只是一名痴迷于文学的天才,绝不会是一个杀人凶手。”
    那男子沉声道:“我也相信,他并没有直接杀人的能力,但他间接杀人的事实却不容易抹煞!今天上午,又有一名家长来警局报案,说他家的男孩因为读了龙星的小说,为了小说中的人物而割腕!”
    戚芸闻言一震,颤声道:“那究竟是一篇怎样具有魔力的小说?为什么那么多男孩读了之后都会死?”
    那男子问道:“你难道没有读那篇小说?”
    戚芸摇头道:“我自己对文字也很敏感,只怕读了之后,也会很不舒服,所以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那男子道:“这个你倒放心,没有女读者读后的案例。这几个月发生的一系列案,者都是十六七岁的男孩,有高中生,也有社会上的无业少年。的原因,都是因为龙星那篇小说《蝶与蝉》中的那名女子。我们调查这件案子,很是奇怪,因为我们也仔细读了那篇小说,觉得那不过只是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,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男孩为了小说中的虚拟人物而。我们怀疑,龙星是否利用自己小说中的人物对那些少年进行了的心理引导,所以我们最近一直在暗中调查他,却也没有发现他与那些死者接触过,但有一次,我们通过查询电子邮件,发现有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在前曾给龙星写过一封信,问他:‘你为什么要塑造出这么一个令人迷恋的人物?既然她死了,我也不想活了、、、、、、’而龙星回信道:‘那你就去死,但千万不要犯傻,不要从肉体上,要从精神上去死、、、、、、’事后,那少年便在电脑前割腕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戚芸闻言道:“从这两封信上来看,充分说明龙星与杀人凶手无关,因为他的回信中完全是文学和哲学上的用词,而且指明不要那少年真的去死,只是让他‘从精神上去死’,所以说,我认为这些少年的,跟龙星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    那男子叹道:“我也这么认为,但上司要求跟踪和调查,我只好执行。小芸,我们之所以派你到学校来扮作老师,就是希望你接近龙星,看能否有进一步的线索。”
    戚芸苦笑道:“我看不会有什么线索,而且,龙星学养深厚,很快会发现我的真正身份不是文学老师。我很钦佩他的才学,不希望有一天他发现我骗他而生我的气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那男子深深地看了戚芸一眼,问道:“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小芸,要时刻提醒自己,做警察,尤其是在办案的时候,绝不能动情!”
    戚芸轻声道:“我明白、、、、、、”转身走出小亭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
    那男子从怀里掏出对讲机,低声道:“小组成员注意,继续监视龙星。不到上司撤回命令,谁都不准离开!”
    第二天早上,龙星走进教室,发觉同学们都用一种异样的惊惶的眼光看着自己。
    他不在意地笑笑,径直到自己位子上坐下,但同桌甩过来的一份报纸,却令他再也无法从容。
    报纸上头版头条写着一行大字:龙星小说竟有杀人魔力?三十二名男孩因为读了《蝶与蝉》而割腕、、、、、、
    这时戚芸走进教室,发现了龙星的异样神情,目光落到他手中的报纸上,不由一震,但随即笑道:“龙星,你不用紧张,我相信,那些男孩的死与你无关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龙星咬牙道:“怎么会与我无关?我、、、、、、我要去自首!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说着一把甩掉那份报纸,起身便欲冲出教室。
    戚芸拦住他,惊道:“你去自什么首?难道人真的是你杀的?!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龙星黯然道:“这件事你不明白。我要到警局去,把一切都说清楚!”
    戚芸望着他冲出教室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    下课后,戚芸在办公室给警局打电话。
    “找一下戚队长。”
    “请稍等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“你好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“叔叔,你们不是已经封锁消息了吗?怎么那些少年谋杀案已经见报了?”
    “唉,我们本想待案子调查清楚后再公布消息,但死人太多,怎么能堵住那些记者的眼睛和耳朵?龙星已经来自首了,但他说的话,却令人难以置信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“他说什么?”
    “这个、、、、、、还是你自己去问他吧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戚芸还想再问,但那边戚队长已放下了电话。
    那天晚上,戚芸来到龙星的单身宿舍,发现门未关,龙星站在窗前,望着漆黑的夜空发呆。
    戚芸自己在旧沙发上坐下,掠了一下秀发,笑道:“客人来了,还是你的老师,你就不给我倒一杯茶或者咖啡吗?”
    龙星淡淡道:“我这里没有茶和咖啡,只有廉价的白酒。你要喝,自己去倒,在书柜里。”
    戚芸叹道:“酒的价值有时不在于酒的本身,而在于喝酒的情怀和意境。我的确想喝一点,但我是女人,不习惯自己倒酒,所以还是请你代劳。”
    龙星闻言笑笑,去到书柜前,取出酒瓶和酒杯,在戚芸对面坐下,一边倒酒,一边叹道:“我明明交代了事实真相,他们却不相信,你说怎么办?”
    戚芸盯着龙星的眼睛,问道:“这么说,他们的猜疑是事实?那些少年真是被你用心理引导的方式杀死的?那篇小说只不过是一个道具?”
    龙星一怔,放下了凑近嘴边的酒杯,苦笑道:“心理暗示?你在胡说什么?难道你以为是我杀死了那些男孩?不,我不会去杀人,但是,这件事我也脱不了关系,所以我请求他们追查真正的凶手,他们却不相信我的话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戚芸惊道:“真正的凶手?你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不是去警局自首了么?真正的凶手是谁?”
    龙星抿着酒,沉声道:“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,我在学院附近的一个小酒馆里独自喝酒,一个头缠白布、面目阴森的白袍人忽然坐到我身边,用英语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是一名从印度来的巫师,听说我通晓古印度密文,所以想请我帮忙。他从怀里取出一张羊皮地图,还有几张破烂的黄纸,向我请教纸上的字迹所说的含义。我很好奇,便接过他的地图和黄纸来细看,只见那是一张寻找印加王宝藏的地图,图上和那黄纸上的文字,全是古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艰深密文。我当年由于研究婆罗门秘史,所以师从北京大学的一名外籍博士,学会了这种密文。那名博士逝世后,世界上就我一个人通晓这种文字。那名印度巫师请我帮他破解图纸上的密文,还请我跟他一起去寻找宝藏。我见那巫师一脸邪气,绝非善类,便严词拒绝了他。那巫师很是生气,抬手掐指一算,怪笑道:‘你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,我便要让北京中科医院假你惹点麻烦。你这两天是不是在写一篇叫〈蝶与蝉〉的小说?小说中有一个女人叫柳枯蝶,很美丽,但结局很悲惨是不是?嘿嘿,我要看过这篇小说的少年男子一个个割腕!你信不信我的话?’我听他掐算如此精准,很是惊骇,但我也不相信他的法力会高到令我的读者,所以我没有理睬他的恐吓,赶他走了。谁知他竟然真的在我的那篇小说里下了恶毒的诅咒,令得那些男孩、、、、、、”
    戚芸闻言惊骇,颤声道:“世界上真有如此邪门的巫术?这么说,那些男孩真正的死因,是受了那巫师的邪咒,并非是由于你小说中的那个人物。你难道没有向警方说清事实,让警方通缉那名印度巫师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发  

GMT+8, 2018-5-22 02:52 , Processed in 1.079061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AMFBET

© 2001-2018 澳门发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